【漫说新语】123 木头人

2019.04.23 千龙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
小模特被踹的视频,相信很多人都看过了。那么小的娃娃被成年女子开大脚,谁都不落忍。特别当人们知道踹人的还是女孩的亲妈,愤怒的情绪更是难以平复。

被亲妈踹的小姑娘叫妞妞,才三岁,但已经是圈内有点小名气的童模了,给不少童装店主厂商做过小模特。视频里的一幕,就发生在拍摄期间。

孩子的妈妈事后反复解释,自己疼爱孩子,教育孩子的时候动作过大,绝无伤害想法、虐童之意。这话倒不是不可信,多数父母都是爱孩子的。可是爱与称职是两码事。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,这已逐渐成为共识。顶着爱与教育之名的暴力,愈发不被容忍。更何况,后来又有疑似妞妞妈妈用衣架教训孩子的视频传出来,还有一条朋友圈,说妞妞四天拍了差不多四百套衣服,妈妈还诉苦说“累爆了”。

上了热搜的这一脚,顺带把童模这个“隐秘”的产业“踹”到了大众眼前。浙江湖州一个叫织里的小镇,自诩“中国童装之乡”,聚集了数以千计的儿童模特。GQ报道不久前发表过一篇关于童模的非虚构作品,作者描摹的童模群像给人最直观的感受,就是疲惫。孩子们白天上学,晚上拍照,“抢手”的小模特经常一连赶几场,有时甚至夜里才收工。童模们计件收费,当日结算,孩子们脱下一套衣服,又钻进另一套,像过流水线一般。巧的是,文章也捕捉到了一个童模妈妈踹孩子的片段:孩子不配合摄影师,对着镜头做鬼脸,妈妈看着后面还在排队等着的小模特,一下子急了。

2015年开始实施的新《广告法》规定,不得利用十岁以下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。当时童星节目正热门,新法正针对时弊。其颁布后不久,法学学者就担心,如果只限制广告代言这一单一行为,会把童星的宣传推向“短期或一次性的方向”,而且缺少书面合同的保障,孩子们的权益反而暴露在法律真空之中。

“童模镇”的景象,仿佛印证了学者的担忧。童模们缺乏保护,却被裹挟。

小孩子身体会发育,每个童模的“职业生涯”只有有限的几年。童模或者说家长们的急迫,也和这个现实分不开。急迫的后果,不仅是孩子超负荷劳动,正长身体的时候吃不好睡不够,更有精神上的揠苗助长。

抖音上有很多童模的账号,一页页滑过去,你很难相信这些是只有几岁、或者十一二岁的孩子。他们模仿成年人的表情、成年人的仪态,在“高冷”和“卖萌”之间切换自如,仿佛训练有素的拍照机器。

其实不管化没化妆,这些孩子的脸都是精致的,但那一脸驯化的神态,看得人无比心疼。那么漂亮的孩子,眼里却全无光彩。这难道不是一种灾难吗?

说来讽刺,童装模特,要的不就是童真么?展示的不该是儿童的神采与美吗?可是,当童真也被放上流水线“制造”,化为一个点缀的零件,童真便不再“真”,而成了成年人畸形审美的牺牲品。

“大家都在赶时间”,似乎也是这些孩子的成长寓言。

(文/张静雯)

责任编辑:张含笑(QD00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