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漫说新语】色字头上一把刀

2019.04.03

打印 放大 缩小

姑娘们需要的保护,也不仅仅来自警方,毕竟,“咸猪手”的出现往往猝不及防,这时候,姑娘的勇气,需要更多人的支持。很多情况下,猥琐大叔被制止、被抓获,少不了周围热心正义的陌生人的助攻,这样正气满满的故事,我们也没少在新闻里读过。

冷漠的态度,源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自私,也源自对“这种事”的暧昧。在冷漠看客的眼里,“咸猪手”尽管上不了台面,可造成的伤害也无关紧要。明明事关公德,却被推回了“私密”的领域,能不管就不要管好了。

心理学家说,很多“咸猪手”可能压根就是病人,他们患了一种名叫“摩擦癖”的心理疾病。这意味着,单纯的批评教育,也许真的治不好那些油腻腻的脏手。我当然不是为猥琐大叔们辩解,而是想说,正因为如此,姑娘们即便裹得再严实,也不能保证不中招,而且,你遭遇的“咸猪手”,很有可能是惯犯。所以对“咸猪手”零容忍,就尤为必要。更何况,心理学者还认为,摩擦癖是反复骚扰并得逞后才会形成固化的习惯。当机立断喝止猥琐大叔,也算是治病救人,善莫大焉。

责任编辑:张含笑(QD0004)